书写在东巴纸上的文字。书写在东巴纸上的文字。书写在东巴纸上的文字。书写在东巴纸上的文字。书写在东巴纸上的文字。《东巴纸典》是一本非常独特的书。说它是书,翻开来看,却字字是画。确切地说,它是一本字典,一本收集了云南纳西族先民于1000多年前创造的1400多个东巴象形文字的字典,但它却没被命名为“字典”,而是极为罕见地被称为“纸典”。

这本书是用纳西人引以为豪的“永久的东巴纸”印制而成的。纸的原料是生长在海拔2600~3500米的纳西地区特有植物——丽江荛花,经过东巴家传的造纸工艺制作而成。荛花本身能防虫防蛀,因而千百年来,书写在东巴纸上的文字,至今颜色依旧,东巴纸因此有了“纸寿千年”的美誉。

荛花如今已日渐稀缺,原始的造纸工艺也濒于失传,这书也就因纸而贵了,而且它只出自丽江的一家手工纸坊,丽江古城里也别无二家,所以,要买的,自然也都是真心喜欢这书与纸的人。每一帧淡黄的纸页间,夹有粗细不匀的白色织物的痕迹,像蜡染粗布中无规则残留的白色印记。书页摸上去有棉布的质朴感,每一张厚实得像棉布。翻动书页,听到的不是普通纸的那种轻微的“哗哗”声,而是一种布帛才有的低沉闷实的“沙沙”声。

《东巴纸典》纸质独特,文字也很古朴别致,千年的纸配着千年的文字。那是一种如图似画的象形文字,是纳西族先民在1000多年前观天地日月、山川鸟兽以造型,再以组合、变体、形声和转换等方式创造出来的原始文字。纳西人称之为“木石上的痕迹”,这也是当今世界上惟一仍在使用的象形文字。这些象形文字像一幅幅写意的儿童画,天真烂漫,童趣十足。正是这种人类“童年的文字”,承载着东巴文化的精髓,讲述着纳西文明的脉络。